四川凉山支教老师离开,学生追着惜别 背地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21-06-09

  “学生们含泪追车送别”视频感动网友

  对话90后大凉山支教老师:我为好友遗嘱而来,告别时,记忆里满是温暖

  “老师,再见!”“再见,不准哭啊!”近日, 一段“四川凉山支教老师离开,学生追着惜别”的视频冲动了不少网友。视频中,十多少个孩子执着地追着车,一边跑,一边偷偷抹眼泪直到车辆消失……

  这位支教老师叫何雨情,今年27岁。6月7日,何雨情向记者讲述了视频背地的故事,她说来到四川大凉山支教,是为了兑现对患肝癌去世友人的一个承诺。

  大凉山支教

  为了兑现对亡友的许诺

  “我出生在偏远的乡村,每次看到城市里面的孩子,就像看到自己的童年一样。”何雨情说,她的支教举措源于一份难分难舍的情缘。2016年,她在四川凉山做志愿者时,结识了来自江苏的公益人士张晓林,两人成为挚友。2018年,她正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深造,张晓林来到北京某医院检查,被确诊为肝癌。“我去探访他时,允许他会把他的故事写成剧本拍出来。2019年7月毕业后,我忙于各种工作,便把帮他写剧本的事件常设放在了一边。之后,我专门去了一趟大凉山,就是想切实闭会生活,感想张晓林在大凉山生涯的情况。”

  2014年起,张晓林开始给大凉山的孩子们募捐和派发物资,后来又通过个人力量募资营造活力小学。据媒体报道,在各地爱心人士的援助以及当地教诲局部的支持与配合下,截至2020年,张晓林一共帮当地建造了39座愿望学校。

  去年正月初六,张晓林给何雨情发来一条信息,询问剧本写作的进展。“我以为仍是他习惯性的玩笑话,哪晓得第二天,他妻子发来消息,说他抢救无效逝世了,我觉得难以接受。”何雨情回想,张晓林生前的时候,她曾容许他去大凉山做支教老师。

  2020年3月,何雨情获悉张晓林妻子要去大凉山,实现第39所生机学校的建设,于是何雨情向她提出去那里拍一部纪录片纪念张晓林的主张。

  2020年8月,拍完纪录片后,她决定留下来支教。10月底,何雨情来到张晓林生前建的昭觉县特布洛乡浙建盼望学校。在学校里,何雨情教四年级的语文,还要教孩子们的美术、音乐和舞蹈课。

  支教非易事

  但记忆里都是暖和的故事

  “支教时唯一的艰难就是不能经常洗澡,南方人会比较不习惯。”何雨情告诉记者,支教给她带来了良多无比宝贵的经历,“在学校的每一天,都被满满的爱跟感动包围着。”

  “有一次我和此哈老师去家访,当时气象已黑,我们已经到了另一户人家家里,上一户人家还让学生抱着一只鸡送过来,坚持要塞到我们手里!还有一次,我们家访完,想走了,被家长拦住不准走,起因是他们在抓鸡,要给我们带回去,我们不愿意要,还是溜走了。谁知道第二天,其中一个学生徒手抱着一只母鸡,另一个学生手上拎着一大袋土豆,很‘飒’地向我走来,我目瞪口呆之时,她们直接放在了我的宿舍门口,酷酷地说:‘何老师,送给你!’”

  “还有一次过彝族年,学生来敲我房门,我打开一看,是兄妹俩。哥哥提着一大块猪肉,拿来说要送给我,我不忍收,让他们拿回去,而后旁边的妹妹就嘟着嘴说不要。我看拎着挺重的样子,就接过了猪肉,让他们回去替我谢谢妈妈。他们看到我收下了,就开心地一蹦一跳离开了学校,而他们的妈妈,在学校正面不远处的小山坡静静地注视着他们实现‘任务’……我特殊的感动!那里的村民,诚然家里不富裕,但是会把最好的货色都给客人、给老师。后来,我切了一小块猪肉留下,六分之五送还给他们。”

  “还有一次去家访,学生的妈妈看到老师进来,就端凳子让咱们坐,她怕凳子不干净,竟然还迅速把她比拟新的一件衣服拿过来垫在凳子上请我们坐……这些小细节,无一不激动着我。”

  艰难的离别

  孩子们追来,真想下车拥抱他们

  支教结束后,何雨情回到广东工作,然而她始终牵挂着孩子们。今年5月,她重返学校探访去年教过的孩子们。“我走的那天是星期六,学校不用上课,不知道他们是向哪一位老师打听到了我那天要分开的消息,一大早7点半左右就开端在学校里面等我,挺打动的。有的孩子住在比较远的地方,走路的话要走一小时至一个半小时才华到学校。”何雨情回忆。

  “咱们在学校已经告别过一次了,而后他们又跟着我走出了校门,只好让次哈老师在路边把车停下,跟他们再次道别,让他们不准哭,他们很听话,强忍着不哭,然而有的同学还是忍不住悄悄抹眼泪。当车子启动时,他们情不自禁追着车跑,始终在喊:‘何老师,再见!何老师,路上留心保险……’当时自己百感交集,感性地想停下来跟他们拥抱,但理智又告诉我,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于是,就一直看着他们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…”何雨情说。

  “支教不仅是一份付出。”何雨情告知记者,支教给她带来的是感动,还有对人生的一些感悟。“我想对孩子们说:何老师感到你们都是特别棒的孩子!要永远记得,老师说过每天要跟本人说的话:我是一个求上进的人!我信赖我会领有一个美好的人生!”

  何雨情说,她平时就喜好拍视频记录生活,于是就把这段视频上传到自己的抖音账号上,“没想到一下子就火了。”很快,这段视频在网上广为传播,还被公民日报、央视等媒体报道。“说瞎话,挺意外的,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,我是真的非常舍不得这些孩子,所以我跟孩子们约定好了,每年都会重返学校给大家上课。”

  何雨情告诉记者,她正在筹建一个支教助学的公益平台,渴望能帮助更多山里的孩子,照亮更多城市孩子的追梦路。同时,她破志做一名事实主义题材的导演或制片人,用手中的镜头去传播正能量,“欲望能够拍一些可能传布下去、有意思的作品。”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【编辑:叶攀】

?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twkfh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